即時新世代集運收費:
新世代集運收費

對確實無法查清性質、權屬的有組織犯罪涉案財產在特定條件下應予沒收

2021年01月06日 09:40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姜濤   
中國警察網 · 姜濤  |  2021-01-06 09:40

  反有組織犯罪法作為預防與懲罰有組織犯罪的重要法律,對維護國家安全、社會管理秩序、經濟秩序與公民合法權益具有重要意義。預防與懲罰有組織犯罪,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從人、財、物等方面入手,除依法對犯罪人定罪處罰外,財產沒收也是反有組織犯罪立法的重要內容。

  財產沒收,是指將與犯罪有密切關係的特定財物收歸國有的刑事實體處分措施。就有組織犯罪而言,司法機關如何依法、合理實施財產沒收,是我國反有組織犯罪法制定中的立法重點。《反有組織犯罪法(草案)》(以下簡稱《草案》)第五十條規定:“人民法院經審理,應當對下列情形的涉案財產分別作出判決:…… (五)確實無法查清涉案財產性質、權屬,但有證據證明涉案財產與有組織犯罪存在關聯,被告人無法説明財產合法來源,沒有利害關係人主張權利,或者利害關係人雖然主張權利但提供的證據沒有達到相應證明標準的,除依法應當返還被害人的以外,應當予以沒收。”依據這一規定,人民法院對確實無法查清性質、權屬的涉案財產在特定條件下應予沒收。

  違法所得在類型上包括確證的違法所得與推定的違法所得。確證的違法所得是已經依據相關證據規則、證明標準、正當程序被司法認定的違法所得;推定的違法所得是相關證據規則、證明標準、正當程序不能被司法確證,但又推定成立的違法所得,它允許反證。《草案》第五十條規定,對確實無法查清性質、權屬的涉案財產在特定條件下應予沒收,即為推定的違法所得的沒收問題,這一立法具有重要意義。

  一是符合從嚴治理有組織犯罪的刑事政策。《草案》第四條確立反有組織犯罪的十六字方針,即“打早打小、除惡務盡、懲防並舉、標本兼治”,這是從嚴治理有組織犯罪刑事政策的體現。從嚴治理有組織犯罪符合有組織犯罪的性質與特徵。有組織犯罪是一種複雜的、嚴重的犯罪,涉案財產錯綜複雜,多形成犯罪利益共同體。在司法實踐中,因潛在的嚴厲後果會遭到最頑強的抵制,如何區分涉案財產的產權屬性是司法難題。沒收財產實際上具有保安處分的性質,對有組織犯罪適度擴大財產沒收的範圍,對因證據問題不能明確產權屬性的涉案財產予以沒收,符合從嚴治理有組織犯罪的刑事政策。

  二是符合預防性反有組織犯罪立法的需要。涉案權屬性質是財產沒收的前提,在審理階段,人民法院應當準確認定涉案財產權屬性質。但是,基於證據調查不能、被告人毀滅證據、證人怕打擊報復等原因,涉案財產權屬性質不明的情況不可避免。沒收違法所得旨在預防行為人利用這一財物實施犯罪行為。擴大違法財產沒收範圍,是預防性反有組織犯罪立法的重要內容,也是一種全球發展趨勢。比如,日本現行《刑法》規定,沒收財產的對象只限於有形物,不包括無形物的追繳。而日本《有組織犯罪處罰法》將沒收對象擴大至動產、不動產及金錢債權,從而導致即使犯罪收益是物和金錢債權以外的東西也有可能被追繳。

  三是符合“任何人不得從刑事不法行為中獲利”的法理。在學理層面,“任何人不得從刑事不法行為中獲利”的法律信條,必然包涵剝離或沒收犯罪獲益。既然有組織犯罪是社會不容許的行為,因有組織犯罪獲利當然是法理不容的現象。沒收違法所得或不能説明合法來源、產權屬性的財產,具有實體法處分的性質,符合“任何人不得從刑事不法行為中獲利”的法理。反有組織犯罪具有持續性、常規性和綜合性等特點,同時,有組織犯罪系社會頑疾,應當痛下猛藥。當出現確實無法查清性質、權屬的涉案財產時,將其推定為“刑事不法行為中獲利”,不僅符合“任何人不得從刑事不法行為中獲利”的法理,而且是對這一法理的新詮釋。

  四是與我國其他刑法立法具有一致性。對有組織犯罪中涉案財產權屬不明的財產如何處理,與刑法中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罪的涉案財產處理上具有類似性。刑法對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罪的涉案財產處理規定,可以説是為《草案》對確實無法查清性質、權屬的涉案財產的沒收規定,提供了“先例”支撐。《刑法》第三百九十五條有“財產的差額部分予以追繳”的規定。就職務犯罪而言,因財產來源不明而定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罪,這是從嚴治理腐敗刑事政策的體現。由於不能説明財產來源,自然屬於財產權屬性質不明的情況,刑法有追繳的規定。就此而言,《草案》對確實無法查清性質、權屬的涉案財產的沒收規定,具有刑法體系之間的一致性。

  《草案》的上述規定並不違背憲法。它儘管對確實無法查清性質、權屬的涉案財產應予沒收,但也限定了嚴格條件:第一,有證據證明涉案財產與有組織犯罪存在關聯;第二,被告人無法説明財產合法來源;第三,沒有利害關係人主張權利,或者利害關係人雖然主張權利但提供的證據沒有達到相應證明標準。這些限制條件表明了立法謹慎的態度。當然,反有組織犯罪法應當追尋公民財產權保障與社會防衞的最佳平衡點,建構沒收推定的違法所得的救濟機制,以保障無辜者的合法利益。

  作者簡介:姜濤,中國刑法學研究會理事,南京師範大學中國法治現代化研究院副院長、研究員。



觸屏版 | PC版

© 中國警察網